即墨老酒遭假冒酒南方酒夹击 专家抱团发展(图)

  俗线日迎来立冬,很多市民计划买上几壶老酒回家畅饮。但记者调查发现 ,正的即墨老酒在市场上的销售并不乐观,特别是近日一则“8000瓶假即墨老酒被查处”的消息,更是让消费者对于购买即墨老酒没了底。“南有绍兴,北有即墨 ”,即墨黄酒贵为北派黄酒师的出在哪里?怎样才能再振“北即墨”的雄风?记者近日进行了走访调查。

  对于造假,正规企业的老板们都有说不出的痛。“以前诸城、安丘等地都是我们的市场,最近小卖铺都不接我们的货了,原来一些小作坊给他们的价格为两元一瓶,低于正规企业的生产成本。”齐鲁王的张永方副总经理说。

  “即墨黄酒的原料是纯正的黍米、麦曲和水,而黑作坊造的假黄酒是用地瓜干 、玉米代替黍米,加上焦糖勾兑,有的会用草木灰去勾兑酒精和焦糖色素,甚至用味精加上焦糖色素勾兑,再以两三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。”妙府老酒总经理于秦峰说,这些假酒严重了正规市场,而这样的黑作坊竟和正规即墨老酒企业的数量不相上下,不少于20家。

  除了受到部分冒牌即墨老酒的干扰,即墨老酒还遭到了绍兴黄酒的。近日,在大润发超市,南方黄酒在黄酒领域内占多半江山,而且基本打着绍兴的牌子。即墨传统老酒的展台上摆着新华锦即墨老酒、妙府老酒、齐鲁王老酒等,同样包装的酒,有的比南方老酒价格贵上8元,销售却不好。“就即墨老酒和妙府老酒好卖些,别的都卖不动。”在即墨市一家名为“宜宾”的超市,超市老板介绍。

  “虽说是南有绍兴,北有即墨,可我们完全不能和人家比,绍兴黄酒每年的销售额30多个亿,而我们北方即墨黄酒只有两个多亿。”齐鲁王酒厂副总张永方说,南方的古越龙山、会稽山的绍兴黄酒品牌都已上市,而即墨老酒的上市数量为零。

  “现在即墨市一共有20多家正规的老酒企业,可是都各自为战。”张永方说,为了争夺市场,企业彼此互不相让,甚至对簿公堂。而南方绍兴黄酒很早就已经实现了共同发展,每年举办“黄酒节”。

  即墨黄酒贵为北派黄酒师,出在哪里?“让即墨黄酒的企业联合发展,才能让即墨黄酒更好地发展,也应该出台一些相应的扶持政策,让黄酒企业从竞争竞合。”于秦峰说,“正规的老酒没有任何添加剂,我们自己的独家配方可以公布,以此打击假酒。”

  著名酿酒专家王佳林教授表示,即墨黄酒在发展过程中企业协调度不够,应该加强企业间的联合,从现在零散、竞争的格局向联合的格局转变。此外,应该多在“文化”做文章,更好地提升品牌知名度。同时,应该努力加业的监管力度,严厉打击即墨黄酒的造假行为,加强原产地意识,借鉴南方黄酒等的经验,进一步促进品牌提升。

  尽管即墨老酒在市场上的表现欠佳,但作为青岛的特产,里面倾注了数代酿酒人的心血。11月3日、4日,本报记者赶往即墨酒厂,打探即墨老酒的酿造“机密”。

  进入即墨鳌蓝106号的新华锦即墨老酒厂大门,右侧即墨老酒厂博物馆映入眼帘,红色大门缓缓打开,一个铜鼎里盛放着即墨黄酒最最核心的原料“黍米”,“去了壳以后就是金黄的黍米,即墨老酒的好坏就看它。”即墨黄酒厂孙举大主任说,现在市面上有80多个品种,普通的10元左右,贵的达到万元左右。进入酿造车间,记者看到去了壳的大黄米颗粒饱满,颜色金黄。酿酒师傅袁经秀说,黍米放在300斤容量的缸子中浸泡24小时左右,直到黍米能一捏就碎。米泡好后要放入大锅熬,袁经秀形容为“熬稀饭”,“一开始要用小火,然后用急火,最后用慢火。”熬完以后要进行糖化,要将黍米降温到50℃左右,才能往里放陈年伏曲。经过七天发酵之后,就可进行压榨。传统的压榨方式,用100斤的大石头进行压榨,而实际压榨都是使用压榨机,压榨24个小时以后即墨黄酒就做好了。